曾淑瑩博士的科學歷險記
公佈於2021年01月06日

曾淑瑩博士是2004年裘槎博士後研究獎學金得主,曾博士兒時在香港的公園和海灘尋找小生物,至今仍然保留那份對科學探究的冒險精神。

曾博士是傑出的細胞生物學家,主要研究多功能幹細胞。她回想當初對大自然和科學萌生興趣的來由,正是兒時到海灘和沙田寓所附近公園的經歷,她說:「我讀幼稚園的時候就對自然世界充滿好奇。每當我們去花園和海灘,我都會尋找小生物。」

曾博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亦是農業生物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香港中文大學)及再生醫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香港)的研究員。她相信兒時具啟發性的經歷是她成為成功的研究科學家的重要原因,她道:「我小時候喜歡閱讀偵探小說,想成為一名偵探,但一直都未能體驗真正的研究工作,直到我在中文大學修讀大學學位的後期才有機會接觸。」同時,她亦感謝對她早期科學家生涯有着重要影響的各個導師和老師。

曾博士記得她的高中生物老師鼓勵她動手做實驗,並指導她城門河河水污染的學校專題研習。曾博士說:「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專題研習看似微不足道,但是老師的熱誠、以及她為了支持我和我的研究工作所付出的時間,卻讓我十分感激。」

曾博士也受到她大學畢業專題導師陳振宇教授和博士生導師黃聿教授的影響,思想開明的他們透過提出富挑戰性的科學問題,為曾博士帶來重要影響。曾博士認為:「好的導師和指導教授都有熱誠、思想開明,並會支持和啟發學生。」

曾博士認為為研究進行假設(hypothesis)的時候,徹底的文獻回顧是非常重要,但創意和開明的思想也不可缺少。她表示,不受現有的知識限制,以及尋找答案時抱著接受挑戰的心態同樣重要,就像她小時候看的書裡面的偵探。

她解釋:「某些研究工作會因為其假設過於創新,又或者驗證假設的工作太具技術性挑戰,不易在實驗室進行測試,而被視為風險較大。」高風險研究的其中一個例子正是她探究癌症幹細胞的出現與逆轉細胞凋亡(apoptosis reversal)之間關係的研究工作。細胞凋亡是指細胞的死亡,是生物成長或發展的一個正常及受控程序。

細胞凋亡是化療促使細胞死亡的主要機制之一。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認為細胞一旦顯示凋亡的表徵,細胞凋亡的過程就會持續,可是有相反的證據顯示,細胞凋亡的過程可以在停止使用化療藥物後被逆轉。

曾博士的團隊提出一個全新的假設——細胞凋亡的逆轉會導致癌症幹細胞的形成。雖然曾博士的某些同仁提供意見,表示這個假設的風險頗高,但她仍然堅持,她認為在科學範疇,高風險可以帶來具影響力和突破性的高回報。此項研究最終獲得成功,確定逆轉細胞凋亡允許癌症幹細胞在非幹癌細胞群中出現。

三年前,裘槎基金會邀請裘槎科學家義務參與科學傳意訓練,立刻引起曾博士的興趣,她表示:「我認為科學能夠改善我們的生活質素。大部分的科學研究都在實驗室進行,但我希望大眾仍然能夠受到科學啟發,又或者至少保持他們對自然世界的興趣。」

曾博士的某些研究領域較為複雜,但她的傳意專家導師建議她先專注有重大影響的大事件,再闡述細節以吸引觀眾,訓練的過程中,導師亦要求參加者針對學術同仁和學童等不同觀眾群作出不同的匯報,她表示:「這促使我思考怎樣傳遞信息才能使觀眾能更容易理解。」

完成訓練後,曾博士與另一位裘槎科學家組成拍檔,到香港不同的小學進行科學表演以啟發學童對科學的興趣。表演的第一部分用簡單而令人興奮的方式展示了科學家是如何提出假設並通過實驗來驗證假設。表演的第二部分要求科學家向年齡小至9至12歲的學童解釋他們複雜的研究工作。

曾博士說:「我的研究工作主要與心肌細胞有關,所以我以講解人類心臟和心臟病作開始,然後向他們展示心臟模型。我又會準備一張圖片海報,因為一張好的圖片勝過千言萬語。」

她又道:「我喜歡啟發小孩的興趣。回想起自己小時候對自然世界萌生興趣,可能是我的天性所然,但亦與得到父母和老師鼓勵有着莫大關連。或許我做的表演能夠鼓勵下一個小孩去追尋自己的愛好,我覺得這絕對值得我花時間去經營。」

曾淑瑩博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她在中文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於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及美國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完成博士後培訓。她發表過逾70篇學術論文及數個有關幹細胞研究和心血管研究的書籍章節,同時為數間資助機構和科學期刊擔任評審人員。她於2004年獲得裘槎博士後研究獎學金,並與裘槎基金會合作,在香港科學節的活動之一裘槎科學周擔任科學傳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