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趕走過敏症
公佈於2021年02月17日

免疫學科學家利用頂尖的CRISPR技術以鑑定引致過敏反應的基因。

近年,發達國家都追求無菌家居和標準化疫苗,隨之而來是一個全新的問題——強烈過敏症。

科學家正嘗試研究引發過敏反應的原因,以及如何減低致敏源的影響——劍橋大學免疫學博士生司徒仲豪(2016年裘槎獎學金得獎者)就是其中之一。

免疫學研究大致分為兩類:第一類(一型)主要研究身體如何對抗細胞間的威脅;第二類(二型)旨在研究如何對抗細胞外的寄生蟲。

二型的研究人員以往大多集中研究二型免疫如何對抗寄生蟲。不過,研究人員開始發現過度清潔可以引起其他問題。司徒仲豪說:「其中一個假設(hypothesis)是,以前的人類需要免疫力,但是隨著人類進化、搬進了受保護的環境,我們現在需要病原體來控制免疫系統。從進化角度而言,我們的身體不適應沒有病原體的環境。」

過敏症通常有區域之分,過敏源亦十分繁雜——例如花生醬過敏症在北美洲很常見,但在亞洲則比較罕見,司徒仲豪說:「關鍵是鑑定導致過敏反應的共同途徑。」

人體內的淋巴細胞是一種白血球細胞,負責根據其他細胞對新病原體性質所發出的訊息,編排對新病原體作出的反應。司徒仲豪正嘗試鑑定引致某些特定反應的原因。

為達到研究目的,司徒仲豪利用尖端的CRISPR篩選科技研究老鼠的基因組,比對出全數2萬個基因,並有系統地剔除基因,以觀察有否減低過敏反應。經過一年的篩選,司徒仲豪發現10個可能的基因結果。明年他將會完成博士論文,並繼續研究這些基因如何影響由淋巴細胞驅使的反應。了解引起免疫反應的分子調節因子,就有可能發現操縱免疫反應的新目標。

研究二型免疫更宏大的目標是要了解人體如何編排反應,以協助臨床應用,例如從病人體內取出細胞,然後在體外編輯,再放回人體的應用。可是,司徒仲豪估計要普及體細胞基因編輯,可能需時10年或以上。另一個可能性是使用現有的藥物以抑制全新鑑定的基因。

這正是司徒仲豪享受學習免疫學的原因——免疫學能夠揭露我們對人體系統認知的不足。以前人們都以為清潔的環境會降低我們感染疾病的風險。不過,此想法似乎也有不良的影響,環境過度清潔會導致免疫系統失調,從而變得過於敏感。司徒仲豪說:「免疫學就如生活的許多方面,都講求取得平衡。」

司徒仲豪在劍橋大學取得生物化學文學士學位。他的畢業論文由Darerca Owen作為指導教授,研究Cdc42-WASP交互作用界面的熱動力學。司徒仲豪現為劍橋大學醫學研究委員會分子生物學實驗室的博士生,把技術和知識應用至免疫學的研究工作。司徒仲豪於2016年獲得裘槎獎學金。

延伸閱讀:

  1. 司徒仲豪的個人專頁(裘槎基金會):https://scholars.croucher.org.hk/scholars/aydan-szeto